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媒体报道:研究员

【界面会客厅】全面注册制时代,个人或家庭资产配置应该注意哪些问题

从今年2月起,全面注册制的实行让公众迎来了一个优胜劣汰更为严酷的金融市场。市场结构变化的背后都隐含着对投资能力更高的要求。对于以直接投资作为理财手段的个人投资者而言,投资难度和不确定性同时大幅增加。

所以,在今年两会中,“新市民金融服务”、“A股走势”、“资产配置”等话题也成为会议的关注焦点之一。可见,随着大众收入增加以及理财意识的提高,公众对于金融服务和财富管理的需求有所提升。并且,根据世界经合组织关于居民的金融资产配置调研看,全球居民平均会拿出约三分之一的金融资产配置在现金和储蓄,追求资产安全;约三分之一的资产配置在股权和投资理财基金中,主要用来增值,总体的配置原则以“稳中求进”为主。

在此背景之下,在本期的《界面会客厅两会特别对话》邀请到了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院长傅蔚冈先生,与我们一起聊聊在全面注册制开启的时代,在中国经济双循环、国际金融领域逐渐开放的世界中,公众面对家庭资产配置应该注意哪些问题?本节目由北欧豪华旗舰型轿车沃尔沃S90冠名播出。

【以下内容为本期界面会客厅对话实录】

主持人(郭为中):大家好,我是界面新闻的郭为中,今天很荣幸邀请到了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的院长傅蔚冈先生,一起聊聊《面对全面注册制时代的开启,个人或家庭资产配置应该注意哪些问题》。

我先大概解释一下全面注册制是个什么概念,原来中国只是针对两个板块,一个叫科创板,一个叫创业板,是实行注册制的。针对主板,包括新三板,还是实行以前的审核制、审查制。现在已经全面开始推行,所有的板块都实行注册制,什么意思呢?一个企业只要符合一定的规则,原来是经过发审委审查过还是不过,现在没有了,你只要符合标准就可以上市。所以带来的变化就是上市容易了,企业融资也变得更加快捷了,但是随之带来的问题就是可能以后上市的企业质量也会出现参差不齐的局面。面对这种局面,每一个家庭,每一个消费者,在投资的时候需要更加严谨,更加专业地守护自己的资产安全。在全面注册制正式实行以后,个人或家庭,我想问一下傅院长,更要注意资产配置上的哪些问题?

傅蔚冈:我觉得更要注重的是安全性,安全体现在哪?刚才郭总讲了,以前就相当于政府机关给你审核,看哪些公司好,符合财务指标,连续三年盈利,或者是其他指标,才允许你上市。我们中国股票市场以前有非常特殊的现象,叫打新股。为什么要打新股呢?打新股的意思就是说,监管部门或者是交易所为了让股票发行更顺利,压低了价格。上市的时候,当天通常会有暴涨,而且当天没有涨停板的限制,所以有的时候可能有100%或者是更多的收益,所以大家会把钱拿去打新股,这是在注册制之前的现象。

在注册制以后,我想这个现象可能会大面积减少,当然不是所有的股票,不是实行注册制就让它的股价随意定价,因为这个考虑到还要有人来买,所以价格也不会定得特别贵,但是我想一级和二级之间的差价,我觉得可能会小很多。

主持人(郭为中):现在有这样的案子吗?

傅蔚冈:现在还没看到。当然了,这还是和大的环境有关,因为环境不行的话,在非注册制时代,打新股的收益率也没有那么高,这也是一个要考虑的现象。总之,就像刚才郭总讲的,这些上市公司之间的差距会更大,好的会越好。你运气好,可能就会找到更好的公司,运气差的话,这些公司可能以后的价格,就像变得香港市场一样,就会出现仙股这种现象。

主持人(郭为中):从您的专业角度看,在整体的金融环境当中,个人或家庭的资产配置采用的核心原则是什么?

傅蔚冈:我想到以前请教一些金融业的朋友,金融的核心是什么?金融的核心就是两点,一个叫用好杠杆,金融本身就是有杠杆。第二点控制风险。对于个人和家庭来说,一方面想财产增值,但另一方面,你要看资产的情况。总的来说,对于不同资产的人,你的杠杆,或者你的风险偏好不一样,就像我们在银行开户,要进行投资理财的时候,他要对你提一个问卷,对你进行风险测试、风险评估,你是适合买什么的。通常来讲,越有钱的人,他可能愿意试错的几率会更高,假如说我有1个亿,我一年会有1千万不断去做高风险的事情;我如果只有10万块钱,可能想这个钱比较安全。但有一些人可能会说,我10万块钱本来也做不了什么事,我还不如搏一把,也不排除有类似的情形,但是总的来讲,你从10万要搏成1个亿还是挺难的。  

主持人(郭为中):银行的或者叫机构的、券商的、信托的、公募的,还有私募的这五类,尤其是对于中产以上,或者是高净值人群来说,他们应该怎么样做配置?

傅蔚冈:我想总的来说,高净值人群的偏好也有不同,但是都想稳健。稳健、安全是第一,不能把本金给弄没了,然后再配置一些高风险的投资,或者可以给你带来意想不到的回报。所以我们可以看到这几年做私募和做LP的人越来越多,很多高净值人群会去做LP。我做这个节目之前,我特意查了一个经典的案例,做LP或者做风险投资回报率很高的。李嘉诚,他在新冠开始的时候有一家公司特别火,市值特别高,曾经达到1千多亿美元,叫ZOOM,美国的那家公司。他是第一个机构投资者,这家公司最高的时候有8.6%的融资,这家公司市值最高的时候,李嘉诚那个时候的资产是375亿美元,这家公司给他贡献了100多亿美元。所以那个时候李嘉诚他的位置就是这家公司给他带来的,我看媒体的报道说,最高峰的时候有一千五百多倍(收益回报)。当然现在还有一种说法,有钱人,如果资产特别多的人,要做很多风险投资,做天使投资。天使投资的一点就是给你带来回报,但第二点就是让你把这笔钱投出去,就是交一个善缘,扶持新的创业者,帮助他们成长。  

主持人(郭为中):还是有社会责任的感觉。  

傅蔚冈:对,因为绝大多数的初创企业,你成功的概率其实是不高的。我们看阿里巴巴最大的股东是软银,软银的市值现在有600多亿美元,阿里巴巴的市值是两千多亿,其中软银持有阿里巴巴最高的是百分之三十多的股份,相当于阿里巴巴的股份就超过了他的市值,这说明他的其他很多投资是失败的,可能是十分之一,但是对于投资这种企业可能是百分之一甚至是千分之一,你成功了一个,后面一大堆全都失败。

主持人(郭为中):明白,那李嘉诚这个案子现在看来可能回报率一般了。

傅蔚冈:对,但是也有百倍,因为现在我看今天的市值还是有三百多亿美元,还是很高。

主持人(郭为中):我们回到高净值人群这个话题,高净值人群对非金融资产的配置也比较看重,因为这是生活品质的一个象征或者说是基础,类似于房产、汽车,您觉得这两个品类,虽然是非金融资产,它在未来有什么变化的趋势?大家肯定都很关心房产,尤其是房产。

傅蔚冈:对,房产可能越来越集中在所谓的一线城市,就像我们在上海这个地方,大家都看好,都想把社保交在上海,有买房的资格。我们以前讲稀缺地段,我们这几年会发现,上海好像每年都在不断有新楼盘在开盘。随着城市的发展,在上海黄浦江我们叫一线江景,但是我们要看,上海黄浦江的一线江景是很长的,从徐浦大桥到杨浦大桥,这中间都是江景,我们以前觉得非常偏远的前滩,现在房价也很高了。所以如果一个城市在发展,会带动整个城市的房地产市场上扬,核心地带可能不是局限于我们以前说的最市中心的地方,这可能是经济发展的外溢。但总的一点来看,买房要买到经济最活跃的地方去,这可能是最核心的。

主持人(郭为中):您怎么定义一线城市?中国有多少个一线城市?广州可能算不上,应该是北上深。

傅蔚冈:最大的一点,一个城市要房产好,肯定会有一堆高净值人群,高收入阶层,因为高收入阶层可以付值得起高的房价。背后又有一堆好公司,它在支撑起这些高收入。像我们上海的特点,我看了数据,上海是中国对外开放程度最高的城市,外商投资企业占了上海将近25%的员工,占了将近40%到50%的个人所得税。所以说收入高的人群在上海。像有一些城市,我们会看到有一些地段,比如说一个城市的GDP很高,但是发现这个城市的个人所得税不高,什么原因呢?可能就属于基础设施带动,或者是其他的,甚至有的城市会出现没有现金流的GDP。

主持人(郭为中):怎么讲呢?

傅蔚冈:就是不产生收益,就是投进去之后没收益,如果算在GDP里面是有的,但是不是正向。

主持人(郭为中):说到这里就提醒我,一个城市好不好要看公司好不好。公司好了,人就好了,人好了,房地产就好了,房地产好了,这个城市也好了。

傅蔚冈:所以一切都是正向循环,所以现在各个城市都在招商引资是有道理的,一个好公司引进来,会带动一大批的发展。

主持人(郭为中):那房产说完了,您说说汽车的变化趋势。我们前面说到金融需要安全,其实安全也是汽车市场消费者选品牌、选品类时最重要的元素。

傅蔚冈:汽车在这几年来一个非常大的变化就是智能化这一块,这是一个方面,大家前段时间看到,比如说无人驾驶,或者更严格来说是辅助驾驶。另一个变化就是对它的安全性大家会越来越重视,我觉得这个安全可以从两个方面来讲,第一个是大家通常印象当中的安全,就是和别的车相撞的时候,你的车要能扛,让你的生命受到保护。第二,因为汽车有非常多的零件,以前听到过说,有些汽车的零部件当中有有毒的因素,散发有毒的气味,或者刚买的车进去一股味。你对这里面的材质所散发的气体、气味,对人体的健康应该是没有影响的,所以我觉得这一块是安全里面最重要的一点。

沃尔沃汽车在安全、健康、环保这方面尤为突出,车内的饰品均使用环保母婴级的材质,车内的空气质量也有非常严格的测试标准。我看了一下这个数据,是比较让我惊讶的。65度的阳光暴晒也没有任何有毒物的挥发,这一点尤其是高温时期,夏天快到了,大家出去旅行,这一点非常重要。同时,沃尔沃独创的Cleanzone车内清洁驾驶舱技术,它可以有效过滤95%以上的PM2.5的颗粒物。

主持人(郭为中):对于经常坐车的,或者经常用自己车的人,它其实也是第三空间,除了办公室跟家以外,这也是一个很重要的环境,如果你选择不当,可能对你的健康等各方面有影响或伤害。

刚刚讨论了很多关于国内资产配置的话题,现在国家也提倡双循环,尤其疫情渐渐结束之后,双循环的方向越来越明显,现在走出去的人和流进来的人,最近也越来越多频繁交流。据说这两天暑假去美国直飞的机票已经涨到了十几万,而且是经济舱。

傅蔚冈:可能一个原因就是航班还不够。

主持人(郭为中):对,现在很多人去美国只能转到日本再去,这个比较便宜,就几万块钱,但是直达的非常抢手。可能暑假有很多的人要去留学,然后就谈到了这个话题,海外的资产配置也是很多高净值客户很看重的,您对此有什么建议?

傅蔚冈:当然前提是合法,我们资产的出入境都要合法。这几年当中合格的投资者,一个是合格的境外投资者,一个是合格的境内投资者。比如说我们要投资全世界最好的公司,通常这个时候还是在美国的纳斯达克或者是纽交所,假如你自己不能去开户,那国内可以买那些基金或者是类似的产品,你可以享受收益。当然最近美联储的加息,前几天把硅谷银行给爆仓了。硅谷银行的爆仓事件也提醒大家还是要注意安全,配置怎么会出现这么大的问题。从现在媒体的报道来看,它的流动性没管理好,有人说现在硅谷银行把资产都变卖了,实际上还是能填上这个窟窿的,甚至还有钱盈利。但问题是现在手头拿不出这些来,流动性出问题了。

所以,做好流动性管理,我们把钱投出去了,不能说为了投资与今后可能的收益,然后现在节衣缩食。我发现好多做投资的人喜欢说一句话,股票收益太好了,恨不得把所有的钱全都投到股票市场去,导致现在不愿意消费,因为机会成本太高了,我一块钱消费出去,也许我投到股票市场,明天就变成两块钱,相当于我就消费了两块钱的东西。股票有一点,就是你如果喜欢,你会越买越多,像买房子一样,当年有些人也说买房子会越买越多,买房子、买股票,最终还是要回到一点,就是你的现金流。

主持人(郭为中):那回到前面说的汽车的话题,因为汽车是买进来,就是从资产的配置来说,它是没有什么投资回报率的选项,它不像房地产,可能有一些未来的增值空间,其实是不会增值的。人家说买一个名表可能会升值,买一个包能够升值,没有听说买汽车升值,既然在这样的纯消费的选择上,我们也希望大家能够在选择这个品类的时候去选择更好的产品。有研究显示,在中国的高净值人群当中,非金融资产最看重的其实就是房产和汽车这两类,您觉得有哪些原因在这个方面趋势上有变化?

傅蔚冈:一个大的变化或者趋势,我觉得无论是个人还是家庭的资产配置,首先就是要安全,还要科学,当然这两点是紧密相连的,安全首先必须是科学的,就像我们说沃尔沃在六十年代的时候发明三点式的安全带,它就是一个非常科学的设计,促进了安全。我们以前看电影的时候,如果是二三十年前,安全带是横着别的,现在是变成了斜式的三点式。所以我们在个人或家庭的资产配置上,首先要用科学的思维进行配置,不同阶段要有不同的收益和风险的偏好,10万块钱和100万、1000万的偏好应该是不一样,或者说方法也应该是不一样的,要保持投资的流动性。现在我们在资产配置的方面已经有金融机构智能系统辅助,用科学的手段来降低风险,提高收益。其实现在在汽车里面,也有类似辅助驾驶,你的车会开得更加安全。

同样,一辆安全的车,是对每个家庭成员负责。有一句话非常好,我个人非常喜欢,汽车是属于个人自由的翅膀,什么意思呢?我们以前没有汽车的话,活动半径可能就只有10公里,有了汽车之后,你就可以开100公里。我早上想去南通去吃海鲜,一脚油门就过去了,没有汽车时代你是想象不到的。

主持人(郭为中):我觉得用傅院长您的专业来说,您是从事金融研究的,我觉得车的使用,它和金融产品有点类似,一个是追求回报,其实汽车也是追求回报,就像您说的,我可以去更远的地方。第二也要注意安全,金融投资也是这样,既要注意回报,也要注意安全。

傅蔚冈:就像个人财富,要有增加,同时也要安全,要稳健。

主持人(郭为中):所以既自由又安全,投资不就是为了自由吗?

主持人(郭为中):感谢傅院长莅临本次的对话,本节目由北欧豪华旗舰型轿车沃尔沃S90冠名播出。

界面 | 2023-03-22

  • 【鸿儒论道报名】前瞻2024
  • 李步云法学奖
  • 数字经济时代的城市连接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SIFL年会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