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观点

互联网公司扎堆上市,资本市场的判断最靠谱

刘远举 / 2018-7-9 12:14:42

近来一大批中国互联网公司,在海外扎堆上市。有观点将原因归纳为“为了圈钱”。自阿里巴巴上市以来,中国科技公司进行IPO的数量并不多,有波谷自然就会有波峰,某种程度上,“扎堆”是个相对概念。

当然,大环境是客观存在的,中美贸易战已经爆发,市场预期悲观;此外,流动性收紧,美国七次加息,全球资本市场预期承压明显。这就使得一级市场的钱变得更紧,此前投资的机构也有退出的动机,诸多因素之下,企业有更大的动机转向二级市场。

资本市场是一个公开的市场,特别是香港、美国的资本市场,有更加完善的制度,有全球有资深的财经人士,有业界领袖,还有诸多嗜血的做空者,他们的专业性、判断能力都是全球顶级的,自会以自己的专业性作出理性判断。比如李嘉诚确认斥资3000万美元认购小米股票,马云、马化腾以个人身份下单认购,金额在数千万至上亿美元不等。说这些投资者是被圈钱,显然太小看他们了。

媒体与资本市场的差异正在于此。媒体更容易从负面角度做观察,而资本市场的看法则不同,只要有一定可以做、可行,那么,资本市场就会给出预期,给出估值。

媒体的另一个角度则是,往往站在监管角度去看待新模式,比如外卖、共享单车、网约车、拼多多、快手、Wi-Fi 万能钥匙。认为新模式是带着原罪的。比如,共享单车消耗公共资源、快手的格调不高、抖音教坏小孩,连外卖平台都得为塑料餐盒负责。当然,站在监管者的角度,声讨新模式,这也是媒体少数能做的几件事,久而久之就会忘记最初的原因,自我合理化。在这种审视之下,他们很少站在消费者的角度去看,更别说资本市场的估值,他们看到的更多的是被政府关闭的风险,但是,“技术总是在短期内被高估,但是在长期又被低估”,技术的发展必然会冲破一切阻挡自己的东西。

就在小米准备上市之后,小米陷入“互联网公司,还是硬件公司”之争,因为这事关资本市场估值。其实硬件与互联网未必有明显界限,本质在于,互联网公司的用户粘性更大,而硬件公司粘性更小。从这个角度去看,小米有一个很大的潜在优势,那就是小米系的智能家电。手机2年一换,但智能称、智能灯、小米空调、小米电视等,却是好几年才换一次。即便换,也不会全换。而基于整体操作的便利性,旧设备会很大程度的影响新设备的选择。所以从用户粘性角度,小米并非一家单纯的硬件公司,而是一个基于硬件的新模式。

对新模式的判断,总是充满争议的,让人迷惑。拼多多也是如此。拼多多的崛起,在于利用了两个大环境的优势。首先是电商环境成熟,中国的消费者观念、物流、信用、支付体系都已在世界前列。拼多多利用的第二个优势是发达的社交软件。拼多多的核心模式,是“用户通过社交方式拉别的用户一起参与购物”,微信本身就是一个社交场,人传人的模式高效的利用了社交场景。实际上腾讯也给过京东流量的支持,但京东始终没有探索出高效的利用办法。现在,拼多多找到了社交电商的一个途径,在娱乐中购物,让人享受到砍价的乐趣,也就是所谓的“迪士尼+亚马逊”。随着小程序的出现,通过即用即走的方式更高效的激活线下的弱连接场景,覆盖了淘宝与京东之外的场景,比如很多中老年人,第一个使用的互联网产品就是微信,他们的购买力并不差。

这个模式能走通吗?现在看来问题不大。截至2017年12月31日的12个月,年活跃用户为2.45亿,年GMV实现千亿,达到这一成绩京东用了10年时间,唯品会用了8年,淘宝用了5年,拼多多只用了两年零三个月。那么更进一步的,能从日用消费品转向到更高单客价的品类吗?没人能有斩钉截铁的答案,但是探索一下总是可能的,资本市场也给出了自己的看法。

微妙的是,资本市场的看法,会反过来影响到前景,比如,当下美团多线作战,资金压力大,但资本市场只要认,美团有钱了,那么预期本身就可能成为预期实现的原因。

当然基于目前大环境,这些资本市场的互联网新贵,估值都会缩水。根据网上的流传的一则消息显示,根据Soochow CSSD Capital Markets驻新加坡日本证券主管AndrewJackson透露,小米的暗盘交易价格为16.15港元,下跌5%,不过没有公司卖出。不过对小米这些公司而言,更重要的在于未来。

特斯拉靠谱吗?现在看来不错。但也应该看到,特斯拉的产量问题一直没解决,而产量问题的深层次原因在于技术的商业可行性并不那么完美,而且特斯拉一直有大量的补贴。这个方向有可能成吗?有可能,那么资本市场自然会接受。

上世纪90年代,电脑技术开始得到广泛应用,一批高科技公司在纳斯达克大放异彩。1995年7月、纳斯达克突破1000点,到1999年纳斯达克的市盈率平均为153倍。1月29日,2500点,12月29日:4000点。2000年3月10日,创造了5048.62点的最高记录,13日,周一,由于互联网泡沫破裂,大规模抛售科技股票,8成股票跌幅超过80%,蒸发了3万亿美金,2002年10月10日,达到新低1108点。

当时搜狐、新浪、网易都跌破1元,如今,搜狐35美元、新浪82美元、网易255美元。当然这其间差别还是有的,高位买入亚马逊的,15年后仍能翻5翻,现在亚马逊股价高达1703美元,但高位买入思科的,却仍然亏损。两者的差别在于,思科不但受到华为的冲击,更根本的是,硬件的盈利能力在缩小,而硬件支撑的新经济,或者说,技术发展与商业模式的结合,却方兴未艾。对于新技术主导的经济,更重要的还是在于趋势。

最近,曾经连续多年被视为美国工业经济象征的通用电气公司(General Electric Co.)下周起将被剔除出道琼斯工业股票平均价格指数,取而代之的将是药店零售商Walgreens Boots Alliance Inc.。通用电器创立于1892年,1907年开始,通用电气公司一直都是道琼斯30种工业股票平均价格指数的成分股之一。2017年《财富》美国500强排行榜中,通用电气排名第13位。《华尔街日报》评价通用电器被踢出道琼斯工业指数说,这是一个标志性事件,意味着传统工业经济在信息化大潮冲击下逐渐淡出舞台追光灯的聚焦。

与道琼斯公司创始人共同创造出道氏理论的威廉•彼得•汉密尔顿说过这样一句话:“无论自觉还是不自觉,市场价格的变化不仅反映过去,还反映未来。将要发生的事情投下它们的影子,照在纽约证券交易所。”那么对于资本而言,如今到底是投向拼多多、美团、小米、特斯拉更像赌博,还是投向通用电器更像赌博呢?

目前,摩尔定律已经慢下来了,但新技术对传统商业模式的改造,产生新的商业模式的能力,还有巨大的惯性。那么,在业绩、收入、用户数量增长方面,数据都很好,且核心商业模式有着较好的未来的情况下,在一级市场资金趋紧的情况下,登上资本市场这班船,以满足未来业务急速扩充、升级的需求,显然是一个好的选择。

刊于FT中文网 | 2018-07-09

  • 平台城市•城市峰会
  • SIFL年会2017
  • 【鸿儒论道】钟瑞庆:个人所得税的改革方向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研究员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