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观点

城市的接口

傅蔚冈 / 2018-6-20 10:38:29

本文选自傅蔚冈在“城市峰会2018:平台·城市暨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2017年报发布”上的演讲内容。

如果城市要做出像阿里腾讯那样的平台,我们城市的接口应该怎么做?

公共交通的变化

今天在注册签到的时候,有个问卷调查“大家是怎么到达会场的”,大家是不是想看看答案?今天我们这个会场有200多为与会者,其中100多位回答了问卷。下面我来汇报数据。

这个图中我们发现出行最多的是地铁,今天有将近28%的听众是通过地铁来。通过私家车或者小汽车出行的人数比较多,14%、18%、7%,他们加起来出行的人数超过地铁。这个数据和上海、北京每天日常出行的数据都是一样,小汽车的出行人数超过地铁。这数据可能和我们平时的印象不符合,因为我们通常认为公交或者地铁最多,但事实上小汽车出行的人数超过地铁。为什么大家要通过小汽车出行?原因很简单:舒适、便利,提供点到点的服务,而且随着收入水平的增加,大家越来越渴望有一个相对私密的空间,可以做类似其他的很多事。

这当中我们会发现这里面还有公交地铁加自行车的出行方式。如果这个问卷是在三年以前做的话,我可不敢有这个选项。因为这几年来,我们整个城市的交通出行方式发生了一点变化,那就是我们的自行车重新回到了城市,右图紫色反映的是在过去十年当中北京自行车出行量的一个变化。

在2005年的时候自行车出行比例非常高,后来慢慢减少,减少到2015年后又增加了。从图上看,2016年比2015年自行车的出行比例在增加。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这是因为我们市场上出现了摩拜、OFO等共享单车。共享单车有什么意义?今天早晨钟鸿钧教授告诉我,共享单车起到了连接的作用,它是一个接口,把人和地铁连接起来了。也让我们联想到刘培锐刚才说的“共享单车延伸了地铁房的概念”,从以前的900米拓展到了1500米,城市交通方式由于技术进步发生了变化。

过去这一年当中,按照我自己的出行来说,不止是自行车便利了,同时公交的便利性也在上升。主要体现在哪里?我以前出差到其他城市,不愿意乘坐公交地铁,因为买票很麻烦,从机场和火车站上下来买票的话,排长队买票,会等10~20分钟。现在不一样,现在用手机就可以去过地铁闸机口,一个手机可以走遍全国。当然到现在还只是一个愿望。

谁让你更方便了?毫无疑问是企业,企业让我们的出行更加方便。这里有四幅图,一个是微信支付,一个支付宝,一个是Apple Pay,还有一个是滴滴,滴滴是今天我的同事帮我补充上的。为什么公交怎么会和滴滴发生关系?原来滴滴上面的几栏当中有一个叫公交服务,它可以测出这条小线路的下一辆车在几分钟后会达到公交站台,现在在什么地方。

那么,企业为什么做这件事?企业做这件事基于两个方面的逻辑:


§  一是企业要盈利,要千方百计地讨好、满足用户的需要。比如现在市场当中有一个词叫“痛点在哪里”,现在支付宝、微信进入公交地铁领域,就是为了消灭这个痛点满足用户的需求,这是它想要做的事。

§  当然想做什么事和要做什么事之间有一个技术要件,现在移动互联网使得支付宝、微信可以做这件事。如果在十年之前,这些企业想做这些事也做不到,或者做了这件事之后它的成本非常高,它没有办法实现盈利,那就不愿意做这件事了。讲满足用户需求的时候,我们看杭州万科赵总的报告,万科过去做的一些事看起来好像不是一个开发商要做的事,后来发现万科可以满足用户的需求,于是开发商就上去做了。如果我是开发商我也想去满足其他很多类的需求,这个时候它就会做类似的创新,市场上的创新。

我总结了一下,市场和政府之间的一些区别。政府和市场的区别有很多,从我的角度看,我是这么理解,作为政府它一定是属于条块的,经常有一个词叫条条块块,条是指各个部委机关,他们叫条;块叫地方政府,我们说上海市政府就是一个块,这个条块怎么理解?比如我坐公交,加入这个公交服务由政府提供,上海提供的服务到了广州提供的服务,条块分割是很明显的。

但如果是企业的话,它能满足你的用户的需求,你想要什么我就要满足什么。比如现在的支付宝,最早它作为一个第三方支付,就是为了满足淘宝上用户的需求,买东西叫“知托付”,最早是抵押的功能,但是现在你打开这个APP,几乎什么东西都有,微信也一样,微信刚开始也只有即时聊天软件,只是聊天而已,现在用一个词可能是贬义词,叫“盘根错节”,或者褒义词叫“枝繁叶茂”,用户有什么需求就会来满足你。

政府主导做的事前面也讲了,政府主导的事往往会导致地域分割,尽管你现在用支付宝、微信坐地铁已经很方便了,但是不同的城市对这个问题的看法、认识不一样,所以你会发现在不同城市你坐地铁的时候,到北京你下载北京的APP,到上海要下载一个上海的APP,广州有广州的APP。对很多人来说下载APP这件事就是一件非常困难,这个困难不是说不能下载,而是不愿意下载、花时间,很多人还是不愿意坐地铁,机场下来叫了一个滴滴走了,不愿意在前面花费这段时间。但是有个城市不一样——杭州。杭州地铁和公交出行是内嵌在支付宝里,你就会非常愿意做这件事。

政府要地域分割,而企业则是用户走到哪里我们就希望跟到哪里。现在我们讲中国企业走出去,因为我们很多用户出去了,现在你在欧洲、在日本、在美国都能见到支付宝,因为它的用户出去了。现在你在东南亚地区,在巴西、南非、印度你都可以用滴滴,它在当地收购了一些公司或者合营,为用户提供类似的服务。

这三个关于出行的软件和前面的政府相比,我们说政府所提供的服务三个,北京上海广州牢牢镶嵌在地域上,但是对于这个企业来说,优步也好,滴滴也好,摩拜也好,它是一个全球性的,只要一个APP在全球都可以使用。


不友好的城市接口

如果我们短暂的旅行、商务活动,你下载一个APP都会遇到很多麻烦,不愿意去做,这个沟通和接口不够好,对于中国的劳动力流动来说,在中国的城市化过程当中,我们的很多不便更加明。

先来看一个数据,按照国家统计局提供的数据,2017年有2.45亿的流动人口,当中1.36亿是农民工,农民工这个词体现了“中国城乡分割”,但是要注意,还有超过1亿人口实际上都是城市户口。城市户口在全国不同城市之间流动也会有很多问题,北京的到上海来工作,上海的到杭州去工作,杭州的到北京去工作,这种户籍上的差别都会对人的工作和生活导致不便。所以我说我们现在是城乡分割还在,但是劳动力的流动又导致了城与城之间的分割。

在这个流动过程当中会出现一个问题,城市的接口不够友好。前段时间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要取消高速公路的省界收费站,从技术上来说这个省界收费站完全没有必要。省内有很多省份,它存在几个不同高速公路的运营主体,但是省内运营主体之间可以结算,从A到B这条公路不需要设一个闸道,但是为什么在省际之间设一个收费站?某种程度上它的目的就是是不让你流动,我们看到有些省份和省份之间刚好到边界之间就变成了断头路,比如有些省份从A运到B省卖,用外贸的说法是贸易顺差比较多,逆差多的省份在省的边上,比如高速公路四条路变成三条路,不让你方便,这是硬件的接口。

还有一个接口是软件接口,我们叫医保要跨省结算,现在还是很难。我是一名来自浙江乡下的小镇青年,现在在上海工作了,但户口还在原地就会产生一些问题。还有就是像北京和上海每年都会因为良好的医疗设施可以吸引更多外地人来看病,但是因为医保只在省内流动,不能跨省,这时候会带来报销问题。这种软件的接口不仅是医疗,还有教育、社保都存在这种现象。

这几年我有一个反思,以前讲中国的城市化的时候中国经常用一个词“中国是一个城乡分割的二元社会”,现在来看中国其实不只是城乡分割,某种程度上表现在城和城的分割。我现在在上海工作,哪天不开心了跑到杭州去,就会存在落户口问题。前段时间西安出现抢人落户,看起来是进步,背后反映的是目前绝大多数城市之间劳动力流动和公共服务之间存在不兼容,影响整个社会生产效率,影响很多居民的公平感。

中国的城市化要进行一个高质量的发展的话,我们必须为劳动力的流动提供一个便利的接口,这个便利的接口不只是硬件的连结,比如说最近取消省界高速公路收费站,同时要为公共服务提供更好的接口。怎么来做?我觉得方式有两种:

第一种,是不是可以允许企业直接来提供?前面我们讲了,进地铁比如微信和支付宝或者Applepay比城市交通卡更加便利。同时我们看刚才那个医保,医保假如由商业保险公司做这个事情的话,就不会出现异地结算的问题。

第二种,除了允许企业来干之后,政府还要向市场开放相关的接口。在过去几十年间,中国的政府积累了很多数据,但是这个数据其实是锁在保险柜里面,很多人没有办法接触。如果企业做相关的事情,就可以把这个数据政府向企业开放,比如刚才城市数据团介绍了上海浦东新区类似相关的数据,或者整个上海的数据,这些数据如果以前由政府自己内部来做,它有没有积极性来做这件事?这也是一个很大的问题,现在如果市场做这件事,我觉得可能会比单纯地由政府来做更有效率。


  • 平台城市•城市峰会
  • SIFL年会2017
  • 【鸿儒论道】钟瑞庆:个人所得税的改革方向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研究员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