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观点

用省际教育券制度解决留守儿童问题

刘远举 / 2018-3-12 11:02:13

留守儿童问题一直是中国的大问题。根据义务教育相关法律与政策,转入地有义务解决随父母迁徙的非户籍学龄儿童的义务教育。但相关法律法规并未就非户籍儿童义务教育的财政经费做出规定。虽然对于转入地,迁入劳动人口会促进当地经济发展,而且教育也有极大的外部性,长远看来是有利的,但短期来看,对转入地来说,非户籍儿童占用了本地教育经费,所以积极性一直不大。而市场自发提供的民办教育,往往条件不好,安全性存在隐患,一旦出事当地教育部门也有责任,所以,对当地教育管理部门来说,也是一个头痛的问题。

从这个角度看,省市区间的教育券制度,有助于解决这个问题。

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米尔顿·弗里德曼提出的教育券政策,是政府把原来直接投入公立学校的教育经费按照生均单位成本折算以后,以面额固定的有价证券(即教育券)形式直接发放给家庭或学生,学生凭教育券自由选择政府所认可的学校就读,不再受学区的限制,教育券可以冲抵全部或部分学费,学校凭收到的教育券到政府部门兑换教育经费,用于支付办学经费。在弗里德曼教育券理论中,家长与学生的选择权是其核心和基石。这样,家长有了较多的选择机会,公立学校为了得到更多的资金会展开竞争,从而促进教学质量。

不过,基于对美国、荷兰、智利等实行过教育券的国家的研究,教育券的作用似乎并不明显。公立学校的整体表现因为教育券的引入有一点点提升,但同时又造成了基于家庭背景、种族的分化,还有研究认为区别并不明显。

2003年,湖北省监利县曾试点过教育券制度,把政府对教育仅有的投入———教师工资总额的一部分(30%)拿出来,根据学生人数分摊给学校。方案实施后出现如下现象:一是农村小学之间,公办教师工资经费向代课教师流动。因为前者的工资基数高,后者的基数低。二是正常配编学校的经费向缺编的学校流动,即师生比越高的学校教师工资就越高。三是长教龄和高职称的教师工资经费向短教龄、低职称的教师流动。四是村办小学教师工资经费向联村办中心学校流动,因为很多村办小学学生少,联村办学因地理条件好、人口相对集中而更能吸引生源。

中外各国实施教育券产生的这些结果,某种程度上证明了教育券的确能引发竞争,从而刺激资源的规模化。但同时,由于教育具有较高的专业性,家长难以做出客观评价,所以存在学校制造信息不对称、恶性竞争、市场失灵现象。不过,省市区间的教育券并不需要直接的市场竞争,市场失灵的现象可以避免。而且家庭在省际间的迁徙,不会仅仅因为孩子教育,一定会考虑多种因素,所以,一般来说也不存在套利行为。

义务教育阶段的教育券,肯定也存在一些障碍需要克服。比如,省际间经济发展差异造成的生均教育经费差异,但是这些困难相比医保的异地结算就简单多了。

中国的医保以前是属地管理,这是因为异地的医疗机构不受所属医保统筹地区的政策约束和具体管理,甲地医保机构难以对乙地医疗机构的医疗行为进行监督管理。随着人口流动增加,医保的属地管理给患者就医带来种种不便,对此,中国建立了医保异地结算机制。

相对来说,医保的异地结算难度很大,涉及方方面面,比如城镇职工医保、城镇居民医保、新农合、城乡医疗救助之间的衔接;再比如各地医疗发展水平不平衡、政策不统一、医疗待遇标准不一致造成各省份之间医保目录、起付线、自付比例、封顶额度都存在差异。但即便如此,目前中国的医保异地结算制度基本建立。2017年的政府工作报告进一步提出,在全国推进医保信息联网,实现异地就医住院费用直接结算。既然医保都能实现异地结算,省区市间的义务教育券就更不存在技术上的障碍了。

刊于《南方都市报》 | 2018-03-12

  • 平台城市•城市峰会
  • SIFL年会2017
  • 【鸿儒论道】全球资管投资趋势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研究员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