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观点

没有家长敢签字让孩子不做作业

刘远举 / 2018-3-5 15:26:45

最近,杭州市上城区和拱墅区的教育主管部门,先后对义务教育阶段学生的作业时间进行控制。其中规定,小学生晚9点以后,初中生晚10点以后,对于未完成的作业可以“拒写”,只需家长签字证明即可。这个政策的目的是为了减少低水平的重复训练,保证中小学生的睡眠时间(3月3日《新京报》)。据说,新政的出台还经过了较长时间的论证期,不过,遗憾的是,新政策还存在很多显而易见的问题。

孩子完不成作业,有些是特殊情况,比如生病,或家里有事情,耽误了作业,9点、10点还在做,于是家长签字,免掉作业,保障睡眠。这种情况下,家长的签字实质上是请假,很容易取得老师的理解。加上新政策倡导睡眠的重要性,就更容易取得共识。所以,对于特殊情况,新政策是高效的、积极的。

但在其他一般日常情况下,新政策本质上,是把作业布置多了还是少了的判断权交给家长,而且,家长的判断权高于老师,可以直接否定老师。某种程度上,这种政策是在鼓励家长与老师,在作业多少的问题上,直接冲突、对抗。

但是,这种对抗几乎不可能存在。

老师的权威是建立在整个学校的生活中的。老师,特别是班主任,虽然并不具备很大的实际权力,但是,由于其工作不可量化、不可完全条款化的性质,老师的工作仍然拥有很大的自由空间,可以调动各种有形的、无形的资源。比如,安排座位,安排班干部,表扬或批评,有时候,老师甚至只需一句话,就能让学生在班级中的地位大大下降。所以,老师,特别是班主任,实际上就成为班级这个特殊形态的小社会中的“君主”,所以,家长们日常面对老师时都诚惶诚恐的。

也正是基于这种机制,现在很多老师把作业布置给家长,家长要辅导孩子作业,实质上帮老师批改作业。家长连老师给自己布置的作业都不敢吱一声,去直接指责老师作业过多,借几个胆子给家长,家长也不敢。

而且,即便这种对抗发生了,也未必是好事。

老师的工作,也需要在学生面前具有一定的权威。如果通过“9点钟之后,作业做不完,就可以不做”,这样一种简单的、粗暴的方式,家长就可以完全无视老师在布置作业上的权威,老师也会在学生面前失去权威,教学工作就很难进行下去了。

所以,这个机制,很难发挥效果,即便真的有人使用,它也是粗暴的。那么,该怎么做呢?

作业负担,本质上是竞争负担。市场中的竞争,职场上的竞争,人与人的竞争,是不可能消除的,也是社会进步的动力。成年人在社会中的种种竞争也必然向童年延伸,但是,在不同社会、教育制度之下,这种竞争传导的效率高低是不同的。所以,关键在于,我们的社会机制是不是采取了一些办法,把竞争挡在高中或初中,尽量不影响到小学、幼儿园。但遗憾的是,基于教育资源的不均等的重点学校制度,环环相扣———想上好大学,必须上好高中;想上好高中,必须上好小学;想上好小学,必须上好幼儿园。这不仅高效率地传递社会压力,甚至这个机制本身就制造出新的压力。

解决的办法当然有,而且,中央早已指出。2013年11月12日中国共产党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指出:“统筹城乡义务教育资源均衡配置,实行公办学校标准化建设和校长教师交流轮岗,不设重点学校重点班,破解择校难题,标本兼治减轻学生课业负担。”

当然,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并不容易,需要漫长的时间。但即便是治根之策,也可以更加合理,也会更加有效。比如,建立权威的、详细的作业指引,从时间到结构上都给予指导。再比如,现在老师布置作业都会通过各种电子手段传达给家长,请家长监督,教育管理部门完全可以科学地评估这些作业的量,即便评估不能完全覆盖每一个老师的每一天作业,也可以采取抽查的方式。

刊于《南方都市报》 | 2018-03-05

  • 平台城市•城市峰会
  • SIFL年会2017
  • 【鸿儒论道】全球资管投资趋势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研究员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