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观点

共享经济:从“风口”到“泡沫”

傅蔚冈 / 2018-1-4 12:29:19

在共享经济的雨后春笋之下,各种蹭“共享”热点的活动层出不穷,而最近的热点则是“共享男友”。据海南特区报近日报道,日前在海口的一家商场内,出现了非常吸引眼球的“共享男友”。仔细看报道,所谓的“共享男友”实际上是类似于商场导游服务,仅限于在商场内而且所有的“男友”都是商场主管人员。

为什么要将这个服务称之为“共享男友”?最简单的一个理由是为了引发关注。设想一下,如果商场推出的这个服务不是称之为“共享男友”,怎么会引发媒体这么多的关注?而在此前的7月份,媒体上就曾经流传过一个名为共享男友的App,尽管后来被证实是虚假的,但这说明“共享”两个字确实深入人心。

是的,在过去一年里,“共享经济”确实引发了整个社会的关注。20175月,由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发布的《中国“共享经济”发展报告》指出,2016年中国“共享经济”市场规模达39,450亿元,增长率为76.4%;到2018年,市场规模将达到75,130亿元。在中国,2016年我国分享经济的提供服务者人数约为6000万人,比上年增加1000万人;分享经济平台的就业人数约585万人,比上年增加85万人。

如果只是从这个数据看,共享经济在中国似乎是获得了空前的成功。是的,在过去这几年中,相关行业相关公司的估值也在不断提升——共享单车的领先者摩拜和OFO在过去一年估值不断攀升、滴滴出行更是跻身全球估值最高的十家独角兽之一,以至于新华社把“共享单车”作为是中国的新四大发明之一。

不只是市场,政府也一直关注着共享经济的发展。2016年、2017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两次提及“分享经济”,指出政府要“支持和引导分享经济发展,提高社会资源利用效率,便利人民群众生活。”

尽管资本在看好,政府也在鼓励,但是从今年以来,分享经济市场的表现却是不尽如人意,共享充电宝项目到目前来说绝大多数已经歇菜,共享单车也是属于赔钱赚吆喝,还有更多的分享经济如共享雨伞和共享男友更是成为公众的笑谈。

为什么短短一年时间,共享经济就从“风口”到了“泡沫”?

按照维基百科的解释,共享经济又称为分享经济,实际上就是一种租赁经济,它包括不同个人与组织对商品和服务的创造、生产、分配、交易和消费的共享。尽管分享经济近几年才流行,但是其形式却是早已有之,我们以前常见的出租汽车、酒店等就是典型的分享。

如果只是说这些分享,那么共享经济就不会引发公众这么大的注意了。显然,现在意义上的共享和以往酒店、出租车那样的共享存在着很大的不同,最大的区别就是,以前的这些活都是由专业公司来做,比如说酒店是由专门的酒店管理公司,出租车也是由专门的出租车公司通过牌照准入等方式。但是现在共享经济的参与者是个人,滴滴出行平台上几百万车主都是个体,他们绝大多数不是从属于一个公司;爱彼迎上的房屋提供者,绝大多数都是属于个体经营,而非专业的酒店管理公司。

共享经济之所以能够兴起,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因为技术的改变。我们不妨以网约车为例。我们知道,网约车兴起的一个基本前提就是技术上的因素,移动互联网的兴起使得像滴滴这样的平台能够成为用户和车主之间实时交换双方信息实现供需匹配,同时移动支付等手段的兴起让这个行业的组织形式发生了变化:车费不再直接支付给司机,而是进入第三方平台账户。

网约车是共享经济的典型代表。同时,这种效应也在其它领域上得到体验,比如说短租市场,爱彼迎和小猪等公司通过建立平台,让房东和用户在这方面沟通交流、达成交易。任何一个共享经济兴起的行业,都存在着几个成功的平台,有数以亿计的用户在这个平台上连接、提供服务。也正是因为网络规模效应,共享经济受到了来自资本的青睐。

因为受到滴滴出行和爱彼迎等分享经济领头羊的鼓舞,有越来越多的行业以“共享经济”的形式出现,试图以此来获得用户和资本的认可。在过去几年间,共享房屋、共享充电宝、共享单车和共享雨伞等各种形式层出不穷,有些项目也获得了投资人的青睐。但是从现在来看,绝大多数的项目都失败了。即便是被称之为“新四大发明”之一的共享单车,尽管不少公司进入了独角兽行列,而且用户也是数以亿计,但是其盈利模式始终存在怀疑。也正是如此,共享经济也一直被很多人质疑,到底存不存在可持续发展的共享经济?

以共享单车为例。自从摩拜和OFO开创了无桩自行车的运营模式以来,共享单车行业既获得了用户的喜爱,也收获了资本市场的眼球,但是从成立至今,这个行业始终面临着盈利能力的挑战。从今年6月份开始,重庆的悟空单车因为资金链和经营管理能力成为共享单车行业第一家倒闭的行业,而在11月份,号称是业内排名第三的小蓝单车也宣告破产被其它公司接手。几天前,就是连业内领先者的摩拜和OFO也传出挪用押金的问题——在某种程度上就是对其盈利能力的质疑。

此前刚刚倒闭的小蓝单车创始人李刚曾算过一笔账:共享单车一天大概能带来 1亿到1.5亿的出行频次,就算每出行一次收入是1元,一天就是1亿到1.5亿元的量级,而这就是整个行业的天花板。如果这就是整个行业的天花板,那么这个行业怎么能容纳多个估值过百亿的公司?而就在前几天,《财新》的一篇关于OFO和摩拜挪用押金的报道,更是让这个雪上加霜。

市场上如此受欢迎的共享单车还存在这么大的问题,那么其它很多共享经济存在的问题就更加多了。但可以肯定的是,资本的耐心是有限度的,如果没有稳定的现金流,那么任何的“共享”都将是昙花一现。就此而言,说其是泡沫也毫不为过。

刊于UC头条 | 2017-12-29

  • 平台城市•城市峰会
  • SIFL年会2017
  • 【鸿儒论道】邵宇:贸易战vs金融战—逃逸三重修昔底德陷阱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研究员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