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观点

监管烈日消毒灰色现金贷

高利民 / 2017-12-14 11:34:09

2017年10月18日,经营现金贷的“趣店”在纳斯达克惊艳上市,开盘市值高达百亿美金。但短短二十多个交易日不到,市值已经蒸发了三分之二。无独有偶,整个现金贷板块的拍拍贷、信而富等不约而同地股价雪崩。

发生了什么?监管风暴来了。11月17日,一行三会一局发布资管新规,严控金融风险,监管实现无死角全覆盖,将近年来野蛮生长的各种互联网金融也纳入了监管体系。11月21日,互联网小额贷款公司的新设申请被全面叫停;11月23日,央行、银监会网络小额贷款清理整顿工作会议召开;12月1日,银监会普惠金融部表示,此前P2P开展现金贷业务已被纳入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下一步现金贷业务会被纳入互联网金融专项整治范畴,相关整治要求将于近期形成文件下发。一系列监管举措下,疯狂的现金贷市场一时噤若寒蝉。

长期远离公众视线的现金贷市场,是一个疯狂的暴利行业。短短三年时间,这个市场涌入了近2700家相关公司,滚动着上千亿资金,从业者称之为“躺着数钱”,暴利程度和疯狂程度令人咋舌。“畸高利率、连锁债务、不当催收”是附着在这个行业上三个挥之不去的毒标签。

法律规定,贷款的年化利率不得高于36%,而在实际运行中,放贷机构以名目繁多的砍头息、服务费、运营费、逾期费、滞纳金等变相突破利率限制,利率水平往往可达年化400%甚至600%,即使是行业中最大的几个玩家,其实质利率也很少有低于年化80%的。

与行业标榜的“为穷人救急”大不相同的是,现金贷的去向中很大一部分是流向了黄赌毒,许多年轻人使用高息的现金贷是为了购买各种所谓的游戏点卡游戏币、用于网络赌博。更可怕的是,超过20%的现金贷用户是“拆东墙补西墙”,在下一个现金贷公司贷款只是为了弥补上一个现金贷的逾期窟窿,而现金贷经营者不仅默许甚至欢迎这样的连锁债务人,并视之为流水贡献者。

现金贷疯狂的同时,还伴生了一个更加灰色的催收行业,骚扰催收、威胁催收、暴力催收并不鲜见。更有甚者,以用户隐私做抵押的放贷正渐成常态。日前被曝光的“裸贷”“漂亮贷”只是这个冰山的一角。

若没有适当的监管来约束银行的行为,银行就容易过度扩张自己的杠杆,从而加剧整个金融系统的脆弱性。同样,若放任现金贷给信用缺损的人群放款,事情也很容易走向极端,非但不能增进借款人的福利,更有可能的是将部分贷款人推向经济甚至法律的深渊,影响的不仅仅是借款者本人及其家庭,并且还会负作用于他人及整个社会。现金贷的暴利,其实质是以损害整个社会的整体福利为代价的攫取,这与以严重环境污染为代价的企业获利并无二致。将现金贷纳入监管与将环保列为红线,都是对整体社会福利的增进。

相信,经过监管烈日的有效消毒,现金贷的毒性会得到有效的抑制,整体社会福利会得到有效的提升。

本文首发于2017年12月7日《南方周末》



  • 平台城市•城市峰会
  • SIFL年会2017
  • 【鸿儒论道】钟瑞庆:个人所得税的改革方向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研究员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