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观点

共享单车的押金该怎么用?

傅蔚冈 / 2017-12-12 10:41:32

接踵而至的共享单车倒闭潮,用户的押金问题已经成为不少用户挥之不去的梦魇,从目前来看,绝大多数的用户押金都无法退还。在某网站输入共享单车押金这个关键词,排在第一条的就是共享单车押金去哪儿了

如何解决这个问题?从目前的呼声来看,呼声最高的是免押金;其次是专款专用。在今年5月份交通运输部发布的《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中是这么说的:

鼓励互联网租赁自行车运营企业采用免押金方式提供租赁服务。企业对用户收取押金、预付资金的,应严格区分企业自有资金和用户押金、预付资金,在企业注册地开立用户押金、预付资金专用账户,实施专款专用,接受监管,防控用户资金风险。企业应建立完善用户押金退还制度,积极推行即租即押、即还即退等模式。互联网租赁自行车业务中涉及的支付结算服务,应通过银行、非银行支付机构提供,并与其签订协议。互联网租赁自行车运营企业实施收购、兼并、重组或者退出市场经营的,必须制定合理方案,确保用户合法权益和资金安全。

就在几天前的125日,中国消费者协会也在北京召开共享单车企业公开约谈会,就消费者普遍关心的押金和预付金存管等问题约谈相关企业。中消协在约谈会上提出要求,广大共享单车企业要严格落实《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要求,强化责任意识,尽可能采取免收押金的方式提供自行车租赁服务。同时,强调对于企业收取消费者的押金和预付资金,要采用安全透明的资金监管方式,确保消费者押金和预付资金的安全。

中国消费者协会之所以要对押金专款专用、接受监督,其核心无非是确保用户合法权益和资金安全。但问题是,专款专用就能保护用户的合法权益吗?之所以要专款专用,基本的逻辑可能是如果不挪为它用,那么当用户提出退押金的申请时,公司就会有足够的资金来归还用户的押金,这时候用户的权益当然就得到了保护。

假如这个公司经营良好,现金流充裕,那么它当然会归还用户押金;但如果是经营状况糟糕,那么情况就很难说了,就像前段时间网络上爆出的像小蓝单车,尽管它已经由拜客出行托管,但从媒体的报道来看,押金依旧难退。所以就有专家说,小蓝单车之所以无法退还用户押金,原因在于平台可能尚未按照要求落实或执行,怎么办呢?这位专家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建议:

而如果一些平台企业对外宣称开立专户,实现了专款专用,但是依旧出现用户押金无法退还,那说明企业此前的对外宣传涉嫌虚假宣传。按照《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四十五条规定,消费者因经营者利用虚假广告或者其他虚假宣传方式提供商品或者服务,其合法权益受到损害的,可以向经营者要求赔偿。广告经营者、发布者发布虚假广告的,消费者可以请求行政主管部门予以惩处。

这位专家代表了绝大多数人的朴素想法,也是相关监管部门的意见,否则就不会在《指导意见》提出这样的要求来。不过,如果真的认为专款专用就能保护用户权益,那么就未免太天真了。为什么这么说呢?

我们知道,公司之所以不归还公司的押金,无非是因为它经营发生了困难,而困难的原因可能是多种多样的,但最根本的原因无非是营收无法覆盖支出,而股东又不愿意增资扩股。用户的押金,如果不被专款专用,它就会被挪用。但问题在于,即便用户押金被保管的很好,它还是不能够被归还到用户的手中。

为什么用户的押金还在,但公司却不能够把它归还给我?这不公平!很多人可能会发生这样的疑问。但很不幸的是,这恰恰就是现实。

当公司出现无法归还押金的时候——法律术语就是公司无法偿还到期债务,这个时候往往公司要进入破产清算程序,那么按照《破产法》的规定,所有公司账户上的钱就是属于债务人财产,按照《破产法》第一百一十三条的规定:

破产财产在优先清偿破产费用和共益债务后,依照下列顺序清偿:

(一)破产人所欠职工的工资和医疗、伤残补助、抚恤费用,所欠的应当划入职工个人账户的基本养老保险、基本医疗保险费用,以及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应当支付给职工的补偿金;

(二)破产人欠缴的除前项规定以外的社会保险费用和破产人所欠税款;

(三)普通破产债权。

破产财产不足以清偿同一顺序的清偿要求的,按照比例分配。“

用户的押金算什么呢?那就是普通破产债权。换句话说,如果押金是属于专款专用,而且也被保管的很好,那么最后的结果可能是先要首先支付给共享单车公司员工的工资即补偿金。我们知道,任何一个无法偿还用户押金的公司,拖欠员工工资都是其副产品,比如说媒体就爆出小蓝单车拖欠员工工资的新闻。然后再缴纳相关社保费用和税款,最后才轮到用户和所有其它债权人按照比例分配。当公司到这个程度的时候,往往会有一大堆烂账,比如小蓝就欠供应商近2亿元。那么按照比例,每个用户会得到多少钱?恐怕只有天知道。

所以,至少从法律角度而言,强调押金转款专用并不更能保护消费者权益。同时,专款专用也与公司财务的基本原则相悖,作为公司的管理层,应该让这笔钱流动起来满足公司的日常经营之需,而不是固定在一个第三方账户上,这既不有利于公司持续经营,也不利于用户权益。

我们假设这样一个场景,一个共享单车公司账户里有2亿的用户押金,而此时需要支付供应商近1亿的款项,那么,公司是该用这笔钱来支付供应商货款,还是留着这笔钱不动?如果支付了供应商货款,公司还有可能缓解经营状况,继续为用户提供服务;如果不能支付这笔款项,供应商可能还会就此提起相关诉讼而冻结相关款项,最终的结果法院也会让公司支付这笔款项。在法院的眼里,这2亿用户押金并不是属于用户的钱,而是公司的现金。

说到这里,如何保护用户权益的答案也就呼之欲出了,那就是让公司自由支配这笔钱,而不是让其固定在一个账户上。事实上,只有公司经营持续了,才能保护用户权益,而用户对押金的忧虑实际上是对公司持续经营的担忧。换句话说,解决押金问题也是属于功夫在诗外,靠专款专用则是非常幼稚。至于共享单车该如何持续经营,则是另外一个话题了。

刊于UC名家 | 2017-12-9

  • SIFL年会2017
  • 【鸿儒论道】从多边和双边贸易制度安排角度看中美经贸关系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研究员评论
  • 李步云法学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