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观点

“外卖小哥挣的比白领多”说明了什么?

高利民 / 2017-11-20 11:34:54

早七点,星巴克的“邻趣跑腿”单就开始响个不停;中午晚上的高峰时段,当然属于“美团”“饿了吗”;上午下午的“邻趣”之外,还有“闪送”;再勤快点,还可以加跑几个“盒马鲜生”、“每日优鲜”。这是外卖小哥们的典型一天,如此这般活跃在北上广深穿街走巷的外卖小哥有数百万之多,他们的收入从大几千块到一万多,高过初入职场的白领一大截,也高于十年工龄的办公室文员。这就是“外卖小哥挣的比白领多”现象。

“外卖小哥挣的比白领多”,这是一个尚未被重视的重要变化,它的经济学含义是初级劳动力的生产效率大幅提高了,或者说,“劳动力的新红利”又出现了。

经常见诸报端的言论是,“中国的劳动力红利消失了”,这没错,但需要加上“制造业”这个限定语,“在制造业上”,中国的劳动力红利确实在快速消失。但是,在服务业上,中国的劳动力红利正在重现,这是一个非常独特的经济现象。

为什么中国的服务业中出现了独特的劳动力红利?这是因为它来自两个独特的中国动力,一是中国高度发达的网络技术,一是中国快速的都市化。两者的合力,大幅提高了服务业中初级劳动力的生产效率,这个初级劳动力生产效率的提高,其表象就是“外卖小哥比白领挣的多”。

服务业劳动力红利的重现,第一个积极效应是降低了城市生活的成本、尤其是年轻群体的日常生活成本,同时释放了年轻群体更多的自由时间、甚至助益了全社会的自由时间总量。

其次是改变了传统的产业结构,助力了新兴产业巨头的出现。以主要送餐平台“美团”“饿了吗”为例,它们正深刻改变着快餐行业,它们模糊了传统餐厅与快餐店之间的界限。传统餐厅可以通过这些平台将自己的剩余产能转向快餐市场,消费者在获得更多更好快餐选择的同时也无需支付更多的溢价,餐厅与消费者对平台形成了越来越强的依存关系。于是,这些平台走入了快餐市场的舞台中央,取代了麦当劳肯德基等传统快餐巨头的行业地位,并有潜力成为比前者大十倍的新产业枢纽。这些令人惊羡的中国奇迹,服务业的劳动力红利正是其背后的核动力。

值得一提的是,与“外卖小哥挣的比白领多”同时出现的还有“家政阿姨挣的比白领多”现象,同样是初级劳动力收入与白领倒挂,但背后的含义截然不同。家政阿姨挣的多,是劳动力稀缺的结果,是劳动力红利消失的产物;而外卖小哥挣的多,是劳动力效率提高的结果,形成了新的劳动力红利、是劳动力红利在服务业的重现和集聚。

当下的中国经济正处在制造业向服务业转型的大变化中。在传统服务业中,最难提高的部分就是初级劳动力的效率,而初级劳动力效率的难以提高是服务业主导的经济体GDP增速远低于制造业主导的经济体的根本原因。今天“外卖小哥挣的比白领多”,这个初级劳动力效率的大幅提高,给中国的服务业经济的起飞注入了令人惊奇的崭新动力。我们有理由相信,中国的服务业经济中还将出现更多的新劳动力红利,这不仅有着正向的经济意义,同时也有助于社会不平衡的改善、有着非常积极的社会意义。

本文首发于20171116日《南方周末》


  • SIFL年会2017
  • 【鸿儒论道】前瞻2018 | 宏观经济与改革新纵深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研究员评论
  • 李步云法学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