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观点

降低幼儿园牌照门槛,才能提升幼儿安全

刘远举 / 2017-11-12 11:22:15

携程委托第三方机构为自己员工提供的幼儿看护,这个本意是好的,结果第三方机构聘用的人员,却虐待孩子。这个新闻曝光之后,在几小时之内,就社交媒体中刷屏。其实,这样的事情,已经不止一次了,网上流传许多保姆、幼儿园老师恶劣对待婴幼儿的事件。

更严格的准入机制,一定程度上提高工资,职业资格证,更严厉的惩罚都可以提高幼儿的安全。不过,很遗憾、很残酷的是,准入门槛,长期来看,并不会导致大量高素质的人才涌入这个行业。这是因为幼儿看护、幼师岗位的技能要求太软。

需要强调的是,我说的不是没有技能要求,或者技能要求太低,而是太软。这是什么意思呢?如果幼儿园老师的工资,政府规定,一个月提到3万,会发生什么?会高技能、高素质的人涌向这个行业吗?答案是否定的。

高薪的确会吸引高素质的人去应聘,但最终到岗的不会是高素质的人,而是那些明知自己素质比不上前者,从而愿意降低自己工资的人。降低工资的形式有很多,如果在公立系统中,就是愿意拿出一部分工资去贿赂,比如买岗位,长期送礼等等。一些地方出现的买公务员、买国企中的岗位,也是出于这种机制。如果是在私营幼儿园,降低工资的形式,则可能是园方偷偷聘请一些没有资质的老师。此次携程遭遇的第三方正是采用的这种方法,或者园方还可采用各种名目克扣,是给一个实际很低的水平,留下来的就是愿意接受低工资的人。

程序员岗位就不会出现这种情况,因为程序员的技能很硬,会就是会,不会就是不会,不会完全无法工作。但幼教、幼儿看护领域,即便理论上对从业人员要求教育、心理能的技能,要求很高,但由于不会这些技能的人也能工作,幼儿不能识别老师的水平,甚至家长也无法识别这个老师的水平到底如何。所以说这个行业的技能很软。

即便有了准入门槛,在具有资格证书的人群中,也是实际技能低,工资要求低的人性价比更高,这就是一个劣币淘汰良币的过程。从专业招生的分数来看,幼师专业的分数要求并不高,这正是“技能要求太软”这个特征,在人力资源市场长期形成的结果。所以,最终,低素质的人会把高素质的人驱逐出这个行业。

所以,这个岗位从业人员的技能、素质的提高,只能是一个随着经济、社会发展逐步改善的长期过程。但是,这不是一个可以等待的问题,在困境之中,也必须寻找办法。不妨先从更困难、更具不确定性的请保姆在家中单独照顾孩子说起。

现在很多家庭无人照料幼儿,就只有请保姆在家单独照看。把孩子交给一个陌生人照看,令家长放心不下,是让人揪心的无奈之举。所以,保姆进入家后,家长都会悄悄的安置一个摄像头,自己在手机上随时查看,除了看看孩子,另一个目的是,看自己不在场的时候,保姆的真实工作状态。放在家中的监控,在管理学角度,可以起到两个作用。

首先,是事后控制。事后控制,指实际行动发生以后,分析、比较实际情况与目标之间的差异,然后才采取措施,查漏补缺,奖优罚劣。对于保姆的工作,即使家长每分每秒的盯着,但看到了保姆的恶劣行为时,基本上也意味着保姆对孩子的恶劣行为已经完成。所以,偷偷的安置摄像头,仅能保证事后监控,保证恶劣行为被发现,被惩罚,保姆人品被曝光,甚至承担刑事责任,却难以避免对孩子伤害。对家长而言,这虽可解气,但不能避免他们最想避免的事情,那么也就意义有限。

真正有意义的是,摄像头的事中监控功能。事中控制是指在行动执行过程中,及时获得、监控实际状况,然后采取措施解决问题。但正如前面所言,再及时的事中,都是事后。这里所谓的家中安置摄像头的事中监控意义是指,当被监控者知道“正在被监控”,这本身就形成一种控制、甚至威慑,可以促进计划执行,防止风险发生。所以,真正能发挥摄像头的作用、威慑恶劣行为、提高孩子安全的办法是,明确告知保姆,家中有摄像头,家长与亲属都可随时查看。

安置摄像头显然会引起保姆的反感,有人会说,这会侵犯保姆隐私。实际上,家里虽然是一个封闭场所,没有外人进入,但却是雇主的家,对于保姆来说,这是一个工作场所。在现在的现实生活中,这种工作场所的摄像头可以说无处不在。银行、车站、商场、学校,无数人都在摄像头之下工作,而现在的幼儿园也普遍有摄像头可供家长在手机上查看,那么,保姆为什么不能在摄像头下工作呢?

其实,这些工作场景,处于公共场合,有着系统的管理、监控制度在发挥作用,工作关系也是发生在成年人之间。相比之下,保姆的工作场景,不但处于封闭的家中,工作对象也是毫无反抗能力,甚至没有表达能力的婴幼儿,这种强弱悬殊的工作关系,更应该完全放在摄像头的实时监控之下。

当然,摄像头在家中也不能随便乱装,必须遵循一定规范,比如,摄像头不能安置在保姆会使用的厕所或者浴室中,但与此同时,家长也需要明确告知保姆,孩子不能进入没有摄像头的房间,否则就视为严重的导致解雇或者违约的行为。

值得一提的是,不管是处于摄像头下工作的不习惯,还是摄像头之下工作不得不更认真,工作质量更好,都意味着保姆付出了更多的代价,那么,家长相应付出更高的工资也是一个合理的、必然的对价。那么,一个合理的方式就是,家长告诉保姆,你处于摄像头之下,而与此同时,家长需要给出一个更高的工资水平。

回到幼儿园话题上来,问题更加简单。幼儿园一般有监控,有威慑。不过,查看权限仅限于园方,其功效还可进一步提升,即向家长开放实时查看。

家里设置的实时摄像头,也许只有父母与祖辈去看,人还不多。但对于幼儿园一个班而言,二三十个孩子,父母祖辈加起来,可以达上百人。这个人数,那怕是随机、不定期的看,也会形成一种随时被查看的状态,进而形成更强的威慑。

一个孩子受到虐待,其他孩子也陷入随时可能发生的危险之中,所以,出于对自家孩子的担心,一个大人看到了,就一定会通知所有人。所以,技术可以很快形成一种及时发现不恰当行为的机制。那种发现问题、查看监控、翻看过去几个月的监控,才发现累累恶行的悲剧就不会发生。

如果社会整体观念、素质,乃至制度,都无法短期提升的话,技术却是一个短期的变量,可以迅速提升。比如校车,原来很多车祸都是路况造成的,中国的乡村道路很难短期改变,但车本身的安全性能却是可以迅速提升的。再如现在的幼儿园,外部环境、从业人员素质,都很难短期改变,但是让家长手机可以随时查看孩子的情况,形成威慑,进而提高幼儿的安全水平。这是可以在几个星期内就完成的事情。实际上,携程给出的后续处理办法,就是通过技术手段,家长可以随时在手机上查看。

不过,技术仍然需要外部环境才能实现。

父母无法照顾孩子,他们担心孩子在家与保姆的相处是否安全、愉快。他们也担心在幼儿园中,孩子得不到很好的照顾。市场、政府监管机构,都应该满足他们的迫切的、合理的需求。这就需要倡导一种新的职业规范,那就是:保姆单独照顾幼儿时,应全程在摄像头下工作,幼儿园,也应该开放摄像头,让家长可以随时看到孩子。

在现在的技术下,你可以随时看一个网红的直播,但却被禁止随时看到自己的孩子。这表面看起来是非常不可理解、甚至荒谬的现象,却有着更深层次,却令人愤怒的理由。

托班、幼儿园肯定不愿意接受这种监控,因为这促使他们不仅仅提升安全,也需要进步的提升服务,这会加大成本。与此同时,正如携程CEO梁建章所说,当下办幼儿园非常艰难,有牌照门槛。这就使得幼儿园、那怕是私立的在家长面前都非常强势。所以,只有幼儿园放入市场竞争之中,他们才会愿意满足家长的需求,所以,技术上可以解决的问题,最终,还是又回到制度层面。

从这个角度看,最终的答案违背直觉,但却符合逻辑,那就是:降低幼儿园的牌照门槛,才能提升幼儿的安全。

刊于腾讯《大家》专栏 | 2017-11-09

  • SIFL年会2017
  • 【鸿儒论道】孙明春:中国经济转型升级中的投资机遇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研究员评论
  • 李步云法学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