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观点

择优选择员工是市场经济的基础

刘远举 / 2017-10-16 9:59:20

电商苏宁的校招负责人称,招聘的管培生(管理培训生)只要985、211院校学生。有观点认为,苏宁对管培生的应聘资格定在985、211,这是一种歧视。(10月14日澎湃新闻)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加里·贝克教授,给“歧视”下了这样一个定义:只有当歧视者愿意放弃一定的利益,例如收入、利润、工资,或者享受,以便满足他个人的偏好时,才是歧视。企业想找到更聪明、更有能力的员工,这必然构成选择。这不叫歧视,这叫做市场择优。

当然,会存在这样一种情况——一个人很有能力,不过高考失利——但是,要求企业识别这种情况,是不现实的。了解一个人的全部能力需要花几个月,甚至更长时间,在招聘的时候,特别是校招面对没有职场经历的学生的时候,企业没有办法在短时间内完全地去了解一个人的全部能力,所以只有寻找一部分指标去衡量整个能力,比如,用学历去衡量一个人的全部能力,用四、六级去衡量一个人。在具体的情景之下,这是合理的。实际上,教育部提出985、211的指标,也是这种用少量指标去衡量整体的办法。衡量人的办法,必然筛选人,所以,由此产生出学历歧视,四、六级歧视的说法。

英雄当然不问出处,可前提得是已经闯荡过江湖,打下名头。在刚刚下山踏入江湖之时,少不得人们也要问一句“少侠师从何人?”在现实生活中,实际上,人在职场三五年之后,学历就不再重要,工作上的业绩,职场圈子内的人脉、威望,就取代学历成为一个人的职场能力证明。

所以,不管是过去的师从何人,还是今天的哪里毕业的提问,都有其合理性。不过,这个指标却遭到质疑。这种质疑的影响深远,伤害甚大。

考上北大与考上三本,虽然存在高考的时候拉肚子、出车祸这些极端情况,但对绝大多数情况而言,其中包含的聪明才智与勤奋汗水的差别,是明显的。如果北大毕业生和一本、二本学生应该完全一样,那么,三本学生也该和二本学生平起平坐,再往下推,考上大学的与没考上的,也只是学历上的差别,也不该有学历歧视,最终,北大学生与高中毕业生之间,也不该有学历歧视。

这种观点已经不是逻辑推导,而是现实呼吁。现在甚至有观点认为,企业换一个方式,在面试的时候用隐藏标准,不要非985、211的学生,也是不对的。在这种逻辑基础之上,理所当然地,就是呼吁政府介入,进行监管,换言之,企业在市场中自由地进行择优的空间被伤害了。

市场经济,就是让聪明才智、勤奋汗水,可以光明正大地得到回报的经济。让优秀的人、优秀的产品、优秀的创意、优秀的服务,放到市场上,让它们淘汰落后的、低质量的产品、服务、人,获得更好的、更高的回报。这就叫做市场经济。市场择优,自由地做出选择,是市场机制高效率地配置资源的基础。

所以,不让市场择优光明正大地进行,最终伤害的是经济发展。某种程度上,某些舆论声讨的对象,不是高考与四、六级考试,也不是教育部的985、211标准,却是企业的招聘。这本身就说明了,在中国,市场择优行为的弱势。

如果在招聘的时候,在一个北大毕业生与一个高中毕业生之间,企业选择北大毕业生,还需要遮遮掩掩、躲躲藏藏的,不能理直气壮地说“我们要择优录取”,那么,这不仅是市场经济的悲哀,也是聪明才智与勤奋汗水的悲哀。所以,需要警惕政治正确伤害到市场择优。应该给市场择优以空间,应该让聪明才智与勤奋汗水,在市场择优中能够堂堂正正挺起胸膛。

刊于《南方都市报》 |2017-10-16

  • SIFL年会2017
  • 【鸿儒论道】孙明春:中国经济转型升级中的投资机遇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研究员评论
  • 李步云法学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