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观点

推动“最严隐私条款”成为互联网行业标配

刘远举 / 2017-9-27 10:11:16

24日,由中央网信办、工信部、公安部、国家标准委指导开展的隐私条款专项工作公布对首批10款网络产品和服务评审结果。经过评审和整改,10款产品和服务在隐私政策方面均有不同程度提升,做到明示其收集、使用个人信息的规则,并征求用户的明确授权。

评审呈现出来的结果是积极的。

首先,隐私条款变得更加细致、完整、易于阅读。支付宝和微信等均通过弹窗展示隐私条款重点内容及收集信息类型,且用户点击隐私条款目录即可跳到具体条款,易于用户选择和阅读。由此,原本缺失或者不完整的隐私条款变得更加完整清晰;许多不必要的信息收集、侵犯消费者个人信息的规定,不再被掩藏在晦涩冗长的条文中,大大提升了消费者的知情权。

其次,对不影响功能使用的数据,不再收集。以滴滴为例,细化了获取用户信息的具体内容及对应的产品功能,允许用户做出选择。如用户不同意采集个人信息,也仅影响某个对应功能的使用,不会影响APP叫车服务主功能。

第三,许多APP增加了用户撤回和关闭授权、删除个人信息、注销号码或账号的权利。用户撤回同意和注销账号的,企业将不再保存、处理该个人信息。

实际上,这种做法也符合国际惯例。欧盟早在1995年就在相关数据保护法律中提出了“被遗忘权”概念,任何公民可以在其个人数据不再需要时提出删除要求。从2012年开始,欧盟委员会建议制定关于“网上被遗忘权利”的法律,提议包括要求搜索引擎修改结果,以符合欧盟保护个人信息的方针。美国加州也通过了“橡皮”法律,要求科技公司应用户要求删除涉及个人隐私的信息。

由此,个人对自己的信息就有了决定权,不再是一经产生,就变为企业的财产。值得一提的是,目前微信、淘宝网、支付宝、滴滴出行、京东商城5款产品还把这个功能进一步优化,实现了“一键撤回”;百度地图则给用户提供了丰富的设置开关,可以选择记录“打开地图时的位置”、“导航结束时的位置”,也可以“清空所有足迹”。希望将来随着个人信息意识的提升,“最严隐私条款”能成为中国互联网行业的标配。

上述10家参与评审的互联网企业还发布倡议书,表示将进一步加强在消费者信息保护方面的努力。作为中国互联网行业的代表,这些企业的很多做法将直接影响其他中小型企业。所以,他们在个人信息保护方面的努力,有着非常直接的示范作用。

综上所述,此次评审显示,《网络安全法》进一步提高了中国消费者的个人信息保护力度。

在此之前,《网络安全法》已经提高了企业收集个人信息的门槛。前不久,不少网友发现,自己手机里安装的支付宝、微信、微博等App都集中推出了一批更新。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更新后,App的“隐私条款”都要求网友重新阅读确认。很多网友误认这是企业在加强收集个人信息,心存顾虑,有些甚至选择了卸载软件。不过,真实情况恰好相反,这是在《网络安全法》更加严厉的个人信息收集门槛的要求下,企业就原本的数据收集进行的更清楚明白的确认,一些原本被收集的信息,有可能不再被收集。

在大数据时代,我们每一个人都是一个活的数据源泉。

截至去年12月,中国有7.31亿互联网用户。无现金支付、网络约车、淘宝购物、共享单车、旅游出行、外卖团购……网络已经渗透到国人生活的方方面面,且还在迅猛发展。而但凡网络行为,必然产生大量的个人数据。

这个数据一方面被人收集利用,为公众生活带来了方便,手机、机器、网络变得更懂消费者,企业家可以组织更高效的生产、销售。另一方面,这些数据也被超范围、不正当地利用,造成倒卖数据、个人信息泄露等事故,很多个人信息被不法分子用于违法犯罪。

更令人忧虑的是,国人的个人信息、个人隐私观念还有待加强。波士顿咨询公司2014年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只有一半的中国受访用户认为必须谨慎对待分享个人数据,这个比例比另外10个国家受访用户的平均水平低26个百分点。

在大数据、人工智能的时代,个人信息是重要资源,利用好了,对个人、对社会都是有极大益处的。反之,则有可能酿成严重后果。《网络安全法》通过顶层设计的方式,起到了法律对社会意识的拉动作用。同时,个人信息权利保护方面的立法,则可以从公民权利的角度推动信息保护,值得期待。

刊于《澎湃新闻》 | 2017-09-26

  • SIFL年会2017
  • 【鸿儒论道】孙明春:中国经济转型升级中的投资机遇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研究员评论
  • 李步云法学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