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观点

网约车细则修订应以乘客利益为本

刘远举 / 2017-9-22 10:26:06

中国是世界上首个在全国层面肯定网约车合法性的国家,国务院与交通部的改革力度不可谓不大,不过,在各地网约车细则试行之后,过高的门槛却导致了“打车难”有卷土重来之势。所幸的是,这一趋势正得到逐步改变。

网约车试行细则正式公布5个多月,在对全市网约车运营现状进行调研后,兰州市对网约车试行细则作出了调整。此次调整力度颇大,车辆要求方面,车辆轴距的内容被删除,车辆价格也从“14万元以上”调整为“不低于本市主流巡游出租车价格1.5倍”,要求车辆提供“Wi-Fi、充电器、纸巾、雨伞”的内容也被删除。在驾驶员方面,原版本中的“车辆所有人承诺由本人驾驶所申请车辆提供网约车服务”被删除,准入条件也从取得居住证1年降低为取得居住证,也不再要求网约车只能接入一个平台。在经营者方面,“平台未经许可不得为巡游出租汽车提供运营服务”的规定被删除。除了兰州,泉州市也降低了网约车的标准,仅要求网约车不低于巡游出租车平均水平,不再要求北斗卫星定位装置,此外,在平台线上服务能力认定、车辆保险、二手车进入网约车行业等方面也进行了修改,降低了要求。

兰州、泉州的调整是合理的。作为三四线城市,经济发展水平相对落后,公共交通服务保障的能力较弱,当地居民的消费水平相对较低,限制外来人口的必要性小,因此,网约车对当地公共交通、出租车的补充效应更强,当地市民对网约车的需求规模也会更大,对网约车的价格敏感度也会更高,所以,降低网约车的档次、价格,降低司机的准入许可,都有利于增加网约车供给,有利于当地居民的出行。

从更大范围来看,中国幅员辽阔,经济发展差异极大,各地城市经济、交通发展水平也有较大差异,正因为如此,国务院在《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深化改革推进出租汽车行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中提出了属地管理原则,要求各地的监管应该因地制宜,充分发挥自主权和创造性,探索符合本地出租汽车行业发展实际的管理模式。但是,必须强调的是,国务院的五原则中,首要原则就是坚持乘客为本。属地原则的最终目的是为了乘客的利益为本,而不是利用各地的自主权一味提高门槛。值得高兴的是,大城市朝着特大城市看齐,二三线城市朝着一线城市看齐的做法正得到修正。实际上,兰州此次修订这个细则的一个原因就是,兰州之前的网约车准入门槛甚至部分高于一线城市,受到国家发改委的批评和纠正。可以预期,未来各个城市的细则修订,属地原则将更多以乘客利益为本这个原则为导向。

不过,即便在全国层面,网约车各地细则也存在不少不合理的地方。去年7月,交通部的暂行办法要求网约车驾驶员必须通过考试,持证上岗,这个规定本没问题。不过,随后各地普遍的反映是从业资格考试题目过难。从考试的统计数据来看,全国公共科目考试及格率在45%左右,北京区域的考试及格率是25%左右,广州首场网约车考试通过率只有1%,有些地方甚至出现了黄鹤楼高出江面多少米,黄宗羲是哪个朝代的人这样的奇葩考题。

针对这种情况,交通部释放出进一步朝着宽松方向改革的信息。日前,交通部发布了《关于改革出租汽车驾驶员从业资格考试有关工作的通知》,提出了一系列改革举措,要求出租车与网约车从业资格全国公共科目考试与区域科目考试实行“两考合一”,公共科目单卷试题数量由85道调整为50道,考试题型由三类调整为两类。《通知》还要求各地在今年11月底前公开从业资格考试区域科目的题库及标准答案。除了这些内容,交通部还在网上报名、网上约考、网上查看进度,考培分离、禁止变相收取考试费方面进一步降低考生负担。可想而知,这些变化将增加司机数量,缓解打车难。

从更大层面来看,此次从交通部到地方出现的网约车细则向宽松方向的转变,意味着政策制定层面和舆论的有效互动。

实事求是,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是中国解放思想、改革开放的基石,这当然也是检验政策合理性的标准。何为政策的合理性?执政为民,政策的合理性当然在于“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除了人民的利益之外,没有自己的私利”,那么,这就必然要求“真诚倾听群众呼声,真实反映群众愿望,真情关心群众疾苦”,换句话说,这就是政策和舆论积极有效的互动,这也是国家治理的基本机制。实际上,作为暂行条例的规定,“暂行”二字本身就包含了倾听、修改、实事求是的涵义。

刊于《南方都市报》 |2017-09-22

  • SIFL年会2017
  • 【鸿儒论道】孙明春:中国经济转型升级中的投资机遇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研究员评论
  • 李步云法学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