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观点

人口,香港经济的近虑与远忧

傅蔚冈 / 2017-6-20 10:34:26


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香港是亚洲、甚至是全世界范围内的模范生,她从一个小渔村成为国际金融中心、贸易中心,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统计,2016年香港人均GDP为43528美元,在全世界近190个国家和地区中名列第15。

不过近年来,香港的经济增长放缓,每年的经济增长率已经放缓至2%左右。当然有人说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增速放缓是必然趋势。尽管在某种程度上这样来说是对的,但是如果与新加坡这个四小龙之一的国家相比较,发现这样的判断很有问题。

无论从人口数量还是地域面积来看,新加坡都小于香港。数据显示,新加坡从1993到2015年间,经济年平均名义增长率约为6.6%,而香港同期仅为3.5%。2003年新加坡人均GDP超过香港,2010年新加坡经济总量首次超过香港,按美元折算,2010年香港GDP约为2286亿美元,新加坡为2364亿美元。

如果以全要素生产率来看,这种变化就更加醒目。香港大学王于渐教授指出,在2000年前香港的全要素生产率(total factor productivity)一直领先新加坡:1980年代领先13.8%,1990年代领先46.8%,但是到2000年代则大幅收窄至5.9%;到2010至2014年反而落后5.7%。


不要说新加坡,甚至是深圳的经济总量都要超过香港了。据《2016年深圳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2016年深圳本地生产总值比上年增长9.0%达到19492.60亿元,换算港币是2.22万亿,而香港2016年生产总值则是2.48万万亿港币,两者之间差距为2500亿港币。如果深圳保持着每年9%的增速,而香港还是以每年2-3%的速度增长,那么单从经济总量上看深圳超越香港是指日可待。

为什么香港经济近年来表现如此不尽人意?很多人分析了很多原因,有些人认为是市场太小,有人说是去工业化,还有人说是房地产陷阱……不过在我看来,最为重要的原因可能是香港的人口结构发生了重要变化,就像王于渐教授在《如何解读回归20年经济表现》一文中所说的,25至44岁的年龄组别……其人数与人力资本增长缓慢,正是香港GDP及人均GDP增长放缓的最核心因素。

香港确实老了。

统计数据显示,香港人口正值急速老龄化:2015年,65岁或以上的老年人约为112万,占全港人口15%,人口年龄中位数也已经达到了43.4岁。预计到2041年,老年人将增加逾倍至249万,占全港人口30%。在2010年香港就以42.9岁的年龄中位数名列世界第六,而新加坡则是39.6岁。


上图统计了从1961年至2011年所有劳动力的年龄构成。从1981年开始,20-29岁年龄段的人口开始持续减少。据王于渐教授分析,香港经济奇迹之所以在2000年后发生逆转的一个原因是:1950年代出生的大批战后新生代,到了1970年代投身社会,造就本地经济高速增长;但随后生育率逐渐下降,自1980年代开始,职场生力军数目升势不再,甚至出现每隔10年数目递减趋势。

老龄化带来的影响是全方位的。首先是劳动力的减少。根据统计2014年的劳动人口参与率是59.3%,而在2001年的劳动参与率是61.4%。假设技术进步是一样的,那么劳动人口参与率减少会导致生产的总量减少。

其次,老龄化还会带来社会成本高涨。尽管香港是低福利社会,老龄人口所带来的财政负担不会像欧美福利社会一样压垮财政,但是尽管如此,成本还是不低。今年2月份,香港特区政府署理劳工及福利局局长萧伟强表示,在过去四年,香港特区政府用于老年人的经常性开支(包括安老服务、医疗及社会保障)已由421亿港元增至658亿港元,增幅达56%。

再次是老龄化会降低整个社会的创新。通常认为,年纪越轻人所受的约束越少,思维越有活力,而且勇于去尝试不同的事物。从经验来看,无论是企业家创业,还是科学家的突破性研究成果,绝大多数都是发生在40岁以下。年轻人适合创新创业,而目前的人口老龄化是阻碍创新创业乃至降低企业活力的主要因素,甚至还会在宏观层面导致经济政策保守化。携程网创始人梁建章还以美日为例说明:越是年轻的国家创新的活力越强。

如果从福布斯富豪排行榜的数据来看就更有意思了。以2017年香港福布斯富豪排行榜为例,入榜的前30名富豪中年龄最低的是50岁的李泽楷,最年长的是92岁的方润华。在所有30位富豪中,年龄不到60岁的只有7位。而在全球华人的富豪排行榜中,前30名的富豪中有将近一半的年龄不到60岁(共14位)。尽管从全球范围来看前30位的富豪中不到60岁的也只有7为,但是入榜的年龄中最年少的扎克伯格只有32岁,而香港最年轻的富豪是李泽楷,他的年纪已经是52岁了。

正是因为老龄化带来的社会后果如此之大,因此各个国家都想法设法通过鼓励生育或者移民的办法来保持年龄的合理结构。

新加坡就是其中的典型。尽管新加坡早期曾经认为人口增加会导致弹丸之地不堪重负,也实行过类似的计划生育政策,但是该国领导人马上就认识到人口是社会再生产的最基本的资源,马上改限制人口为鼓励人口。在2013年发表的名为《可持续的人口,朝气蓬勃的新加坡》新加坡人口发展白皮书中明确可以看到,新加坡为了改善人口结构,主要是作了三件事。

第一,通过政策提高新加坡人生育意愿。新加坡政府从2001年推出了一项“结婚生育配套”政策,并于2004年、2008年和2013年多次加强配套的内容。这个配套主要是给已婚夫妇提供祖屋分配以鼓励早日结婚生子;同时给生育家庭更多的补贴,以激励早日生育和多生育,其内容包括:(1)受孕及分娩费用将获得更多补助;(2)一步资助养育子女的费用,包括医药费;(3)协助在职夫妇平衡家庭与工作的需要;(4)通过父亲陪产假及父母共用产假的计划,鼓励为人父者在育儿方面扮演更大的角色。”

同时大力引进移民。一是鼓励新加坡人与外国人通婚。每年新加坡公民与非公民结为夫妻。这类婚姻每年约占婚姻总数的40%,仅在2011年就有约9000个例。同时还引进年轻移民来填补年轻人口的不足,并缓解公民人口老龄化的问题。新加坡每年引进一万五千至两万五千名新公民。

香港人口之所以在80年代以前人口结构能够保持年轻,并不主要是香港本地人口生育保持了2.1的正常替代率,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80年代之前内地很多人偷渡到了香港,从而给香港输送了很多新鲜的劳动力。根据广东省方面的纪录,仅仅在1979年与1980年,广东就有约70万人偷渡进入香港,循合法途径进入香港的也达10万人。后来随着改革开放政策的实施,再也没有大规模的人口流入香港,而香港的人口结构也就随之老化。

尽管香港的人口老龄化非常严重,但是对于香港来说并不足为惧,毕竟香港经济高度发达,如果她愿意敞开怀抱来拥抱人口,那么一定会有很多人愿意在香港定居。

但是对于内地来说人口一旦产生逆转就非常难了。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2017年1月公布的数据计算,2016年末全国大陆总人口13.8亿,比上年末增加809万人。但是2016年末作为劳动年龄人口的16—60岁人口数量比2011年降低约3325万。

这才是真正的担忧。

刊于UC头条|2017-06-29

  • SIFL年会2017
  • 【鸿儒论道】孙明春:中国经济转型升级中的投资机遇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研究员评论
  • 李步云法学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