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观点

当雾霾成为“常态”,净化器应成为学校标配

傅蔚冈 / 2015-12-22 11:02:10

雾霾似乎成了中国很多城市市民生活的一部分。其实,科学界已经表示:雾霾的治理是一个长期化的过程;既然如此,我们还得学会在雾霾频发之下继续生活,化临时“应急预案”为“常态化预案”。

比如,雾霾天要不要上学?这就是大家经常争论的公共话题。20142月,北大附中初中部没按教委的要求复课,而是让学生继续在家自学,很多人都认为校方敢于担当。而另一方面,北京有些学校的学生家长,开始凑钱为班级购置空气净化器。

在雾霾严重的天气里,是放课好呢,还是集体购置净化器好?或者应该反思:在政府统一的雾霾预案之外,是否应当给民众一定的自治、自由选择的空间,避免一刀切?

根据《北京市空气重污染应急预案(试行)》,如果是红色预警,那么“中小学、幼儿园停课”。问题在于,北京市环保监测中心主任张大伟曾表示,根据近几年的情况分析,北京在冬季供暖季、气候变化交替期,容易引发持续多日的空气污染过程,2014年的2月、11月就连续发生了7天、4天的重污染过程。

如果今后再多次发生这种情况,那么中小学就真的要停课?这可能并不是“最优解”。当很多地方政府推出针对空气重污染的应急预案时,是把空气重度污染作为“非常态”考虑的,措施往往集中于“关”、“停”上。以洛杉矶为例,尽管洛杉矶在1943年发生第一次雾霾的时候曾经出现过短暂的学校停课、工厂停工现象,但后来发现雾霾并不能立即消退,于是就改变了先前的应急机制。

当雾霾成为常态之后,我们的应对措施就应该发生变化。如果中小学和幼儿园因为红色预警就该停课,那么就可能打乱中小学的教学计划;更为重要的是,一有红色预警就停课,实际上对很多中小学生并不公平:在中高收入家庭视为“标配”的空气净化器,对很多低收入阶层来说则是奢侈品,假如出现重度雾霾就停课,那么很有可能,低收入家庭的孩子在家吸雾霾,而高收入家庭的孩子则在家里启动空气净化器。

一个更可取的方式是,在那些雾霾已经成为常态的城市,更好的办法是让空气净化器等设备成为学校等公共设施的标配。一旦发生空气重度污染,学校等可以成为空气避难所,而不是相反。这就像国外很多学校的防震标准大都高于普通民用建筑,一旦发生地震,学校等公共场所可以成为临时避难设施。事实上,已经有少数国际学校通过在体育场搭建可以抵抗雾霾的“穹顶”把室外体育场变成室内体育馆。当然,这种改造耗资不菲,普通中小学校无法承当,但在学校教室等其他室内场所安装空气净化器是可以做到的。而且从媒体的报道来看,很多家长都愿意为教室安装空气净化器出力。

这当然不是雾霾的治本之策;但在雾霾无法短期根治的当下,或许正视雾霾存在、并在此基础上选择合适的方案才是明智之举。

事实上,社会上还广泛存在着类似的例子,比如劳保用品——这些用品之所以存在,就是因为消灭这些污染的成本太高,最好的办法就是正视它的存在,而采取成本更低的方式——比如焊接工人戴的防护眼镜。空气净化器和防护口罩也是这个道理:尽管雾霾天还是存在,但是因为有了这些防护设备,雾霾不至于会对个人健康造成太大影响。更为重要的是,绝大多数个体也可以承受这种成本。当然,如果有低收入阶层无法承担此成本,也可以通过民政部门对低收入阶层发放口罩或是第三部门捐赠口罩的方式进行。

总而言之,在那些雾霾成为常态的城市,如果还是以应急措施来应对雾霾,那就会产生风险和应对措施的不匹配,而这将会损害公民的身心健康和社会福利——虽然这个结论未必让人满意。

刊于《东方早报》 |2015-12-22


  • 李步云法学奖
  • 平台城市•城市峰会
  • 【鸿儒论道】乔永远:杠杆之辩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SIFL年会2017